首页 »

明天我退休——民警阿来的最后一次国庆安保

2019/10/10 0:07:55

明天我退休——民警阿来的最后一次国庆安保

10月1日,国庆长假第一天。

 

闵行公安分局龙柏新村的社区民警顾侠来,身着制服,任务是在自己的管段内巡逻。这样的国庆安保任务他干了数十年,但这一次,他坦言“心里的味道说不出来”。

 

明天,是顾侠来的60岁生日,也是他正式退休的日子。36年警察生涯,33年社区民警,将在明天画下一个休止符。这身熟悉的制服,将整齐地被放进衣柜。

 

16:00

不太会用电脑,可社区信息都装在脑子里

 

警务室里,台账堆厚厚一摞,顾侠来正在给徒弟蔡文俊“拎重点”。“一标六实哦,侬要记记清爽。做社区民警,管段有多少人、多少房屋、多少单位、多少监控、多少保安、多少警情,六个问题都要记得清清楚楚。”阿来一边整理桌子,一边跟蔡文俊交代:“什么时候你就算不用下社区,也有人来跟你说,你也都搞得清爽,侬就出师了……”顿一顿,他来回摩挲着台账的书脊,轻轻地说:“你们现在好了,我那时拿的是警民联系卡,一张一张全部要用鞋底线穿起来的。你们现在全都信息化了,一台电脑就全部搞定了。”

 

蔡文俊告诉记者,师父虽然不太会用计算机,但是社区民警该尽的责任,他一点不会落下,该学的东西,就算稍慢一些,他也会尽自己的全力。“我有时候觉得他是真的太操心。你跟他说了一件事,他至少要去确认两遍。”刚刚参加工作时,蔡文俊不理解,会觉得师父的做法“多余”、“笨拙”,但是在实践中却渐渐意识到师父是对的。“社区民警是一项很细致的工作,很多时候成果会蕴藏在细节里,你不去检查,不亲自去做,就不会发现问题。”蔡文俊说,师父对他最大的影响之一,就是“工作就算看起来有捷径可走也不会走”:“这是一份需要时刻与人打交道的工作,师父的办法看着有些‘笨拙’,又十分‘较真”,对自己来说也许要付出更多,但正是这一份苦工和‘拙’劲才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收获居民的认可。”

 

顾侠来指导蔡文俊登记信息、接受咨询。

 

16:20

“明天之后我请你吃饭,总归可以了吧?”

 

警务室出来,顾侠来带着蔡文俊直奔黄桦路。这是一条人气颇旺的美食街,属于他的管段短短一百余米长,三十多家饭店栉比鳞次,也是治理难点之一。

 

“吃饭赖账,喝醉了打架闹事……刚来时,接二连三地出事情。”顾侠来说:“这么多饭店,每天有一家店出问题,就是一个月不消停。”他汇总问题进行分析,发现问题症结之一在于技防设施的薄弱,于是召集所有饭店的老板开会,要求每家店都装监控装置:“装什么位置,怎么用,我来给他们培训。”

 

就这样,这里所有饭店里都安装起了高清探头。说话间,顾侠来走进一家小龙虾店,这家店在网上人气颇高,名副其实的“网红”店。前年,一个客人喝醉了在饭店里闹事,一头撞上了门口玻璃,当场流血不止。第二天,老板要客人赔玻璃,客人却说老板推了他才会受伤。“要不是你要我们装了监控,这事情我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,放在网上还不被人骂?”老板回忆,最后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正是监控记录,探头清楚地拍下事发时的全过程:“我离那个人有一段明显的距离,是他自己喝醉了脚下不稳撞上的”。当着双方面的面,阿来一边回放监控,一边调解,双方终于握手言和。

 

事后,老板要给顾侠来送一箱小龙虾,却被面善的阿来“骂”了回去。“我是真的一直想谢谢你啊!”这一次,老板握着顾侠来的手:“明天你就退休了,明天之后我要请你吃一次饭,总归可以了吧?”

 

顾侠来和蔡文俊到辖区餐饮场所检查技防设施。

 

16:45

小区"八卦“发源地今天的“主角”

 

黄桦路到西郊公寓就几分钟的路程。顾侠来本来想去探望一户困难家庭,没想到主人不在家。于是他又转道去社区小花园里看看:“小花园是很多居民喜欢聚集聊天的地方,也是小区里‘八卦’的发源地,我们可以在这里了解到很多对警务工作有用的信息。”顾侠来说,这个点居民们还没吃晚饭,大多数人都会聚集在那儿:“我想再去看看他们。”

 

路上,阿来也不忘叮嘱蔡文俊各项工作。“76号这家人家你不要忘记,他们家情况有点特殊……”“33号李阿姨家,她的微信我给你了,你跟她平时要多联系,他们家儿子找到工作没,身体好不好,你要勤快问。”

 

顿一顿,他说:“你不要觉得我啰嗦……”

 

说话间两人走到小花园,居民们看到阿来,立即就围了让上来。

 

“阿来,侬是不是要退休了啊?”

 

“不要走了,再做做不是蛮好的,侬又不老。”

 

听说阿来要退休,原本聊得热火朝天的居民们沉默了。居民王老伯回忆起当年和阿来的故事:“早几年我在虹井路上开了个洗车铺,没想到刚开没几个月就被要求要关门,说是我洗车铺影响了交通。”老王当时执意不肯,跟前来劝他的好几拨居委干部街道工作人员闹起来了。

 

“后来阿来主动来找到我,我记得是下班的辰光,他带着熟菜上门请我吃‘小老酒’,我想人家社区民警为了工作都做到这个份上,我还有啥理由怄气?”老王回忆,阿来肯听他讲话诉苦,还会把自己的牢骚记在心里。说到自己没了洗车铺收入不稳定,工作地方太远对自己不方便,阿来几天后就给他找了一份社区里的工作,“我那时感动得不行”。

 

老王的故事勾起许多居民的回忆。他们都和阿来有这样那样的故事。他们和阿来的故事,是一个民警工作的故事,也是一个朋友和朋友的故事。

 

顾侠来对蔡文俊说:“你对别人好,别人也会对你好。”

 

顾侠来带蔡文俊到居民家中走访。

 

17:00

“制服,穿在心里。”

 

秋日夜长,天色暗得早了。

 

完成了今天的巡逻工作,顾侠来应该回派出所了。按照今天的安排,他在派出所吃完晚饭就可以回家了,会有其他同志来接他的班。

 

回派出所的路上,阿来突然沉默,一直看着车窗外。

 

“阿来你回来啦,快来,都等你呢。”“我们给你准备了个惊喜,你想不到的。”刚刚踏进派出所,几名多年的同事就拥上来,递来一个电子相框:“喏,里面都是你以前的工作照片……”

 

“谢谢大家,谢谢。”这件大家一起准备的礼物递到阿来手里,他低着头说:“还真的有点舍不得……”言语未尽,声音有些哽咽,眼圈也红了。

 

“吃饭,先吃饭!”派出所教导员打破沉默,招呼大家开始吃饭。大家假装没有看到阿来低头抹眼泪的动作。

 

步出派出所,门口红蓝色的警灯,依然在闪烁,参与国庆安保的警车,照样进进出出。“可能很快,大家就会忘了我这么个长得又黑又不起眼、说话又直又容易得罪人的普通社区民警吧。”顾侠来对蔡文俊说:“但是你得带着我的印记继续往前走。把管段当成第二个家,把居民当做家人,这种想法不能变。”

 

“退休老人的队伍里,明天就多了一个路见不平会一声吼、正气凌然的老爷叔。”顾侠来倒也没有特别伤感:“这一身制服啊,早就穿在心里,退休又有什么差别呢?”

 

他挥一挥手,头也不回地、笃悠悠地走进夜色之中。

 

顾侠来说,今天之后他也会加入社区平安志愿者的行列。